蔡长福:六经辨证治流感

伤寒与温病定论

多年前,我本该写这个温病与伤寒是不是一体之作,我一直迟迟未写。去年这个时候,我看新闻报道,各地气温骤降,大雪纷飞,到处冰天雪地,有的地方甚至冻死了不少人,我就知道坏了,过不久定会有大的流感疫情出现,我赶紧把治疗流感的文章写出来,放在网上,文章题目叫’流感并不可怕,怕的是没人会治’,让大家都知道流感怎么治。我怕我的弟子们,对我早年一直强调的,没有温病,只有伤寒,只有过经带病,入里化热,经热、腑热、脏热、三焦热,郁热在里,弟子们不能深刻理解,不能很好掌握,临床遇到流感,不能准确辨证,不能为患者解除痛苦。

如今这篇文章发出去正好一年了,今年的流感又来了,这不就是天道吗?不就是得病的规律吗?不就是天冷吗?天不冷,哪里来的流感,感冒就是感冒,不要把它讲的多么可怕,因为他不会治病,他不懂得什么叫病,他也不会辨证,把一个流感讲成是传染病,老百姓就怕这句话,病因病理弄不清楚,来个流感,你是束手无策。

流感不就是内里有热,外面受凉吗,不就是发高烧吗?不就是各种炎症吗?张仲景在东汉那个时候就搞的清清楚楚,不就是辛凉解表吗。要是中风内热的话,还用辛凉解表,加上黄芩石膏,通过发汗解掉表证,伤寒不就愈了吗?仲景的贡献最大,开辟了发汗解表退烧两个方,桂枝汤、麻黄汤,受风用桂枝,受寒用麻黄,仲景把这两味药确定下来了,开卷用这两味药写出《伤寒论》398条,113方。离开桂枝、麻黄,仲景也开不开卷,也写不出《伤寒论》,桂枝麻黄就是治外感伤寒的,用这两味药,给治病起个头,没有桂枝麻黄这两味药,受风没有桂枝治不了,受寒没有麻黄治不了,看看仲景多么伟大,这两味药就是解表的。越汉季,有南阳,越就是叫你发汗,汉代表东汉,肯定张仲景在发汗解表,有很大的贡献,歌颂了张仲景,看看他发汗这个功劳有多大,没有他的出现,也不知道什么叫中风,也不知道什么叫伤寒,就是发高烧,也不知道怎么去退烧,只有仲景能想的起来,他说叫表证,表症就是风寒闭表,通过发汗,阳气外发,汗解,烧才能退,这个功劳,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无人能比。六经辨,圣道彰。六经辨证也是他提出来的,六经带病,第一个通过发汗,有热清里热,有实泻腑实,写出足六经、手六经,总共十二经,六脏六腑,所以他被尊称为医圣,他写的六经辨,才是圣道,是大道。

一年过去了,今年冬至饺子节会后,弟子们在蔡氏经方群里会后讨论,弟子们彻底明白了,只有《伤寒论》热病,没有吴鞠通的《温病条辨》说法,也没有温病这个说法,这是吴鞠通的独家论述。温病就是伤寒热病,并不可怕,要是冬天得病,更不要害怕,衣服穿少了,平时身上还带着内热,突然降温受了大凉,人不能接受,表被寒闭,内热在里,表热里热,有的孩子烧成了急性心肌炎,这也是内热造成的,有的孩子烧成了大叶性肺炎,这也是内热造成的,有的孩子烧成了急性脑膜炎,这也是内热造成的。

这些内热,不都是白虎汤症吗?离开了白虎汤,谁能把大叶性肺炎治掉,离开白虎汤,谁能把心肌炎治掉,离开白虎汤,谁能把大脑炎治掉,仲景在白虎汤证里论的非常清楚,外感内热,脉洪大有力,患者烦躁不怕冷,身上发烫,一旦受了外感,外寒闭住了表,热出不来,在里面不住地烧,烧成了大叶性肺炎、心肌炎、大脑炎。所谓的炎症,那不就是气分热吗,气分热大了,热气冲到肺,肺能烧坏,热气冲到心脏,能把心脏烧坏,热气冲到大脑,能把大脑烧毁,石膏专清气分之热,用上石膏,再大的气分之热,都能告愈,石膏是个好药,专消气分之热,除非石膏,无药可替。

你知道石膏专清气分之热,大叶性肺炎、心肌炎、大脑炎还有什么可怕吗?不用石膏,你是束手无策,这个气分热你根本消不掉。好多临床医生,石膏证出现不知道用石膏,大惊小怪,高烧出现,用冰冻冰,耽误了时间,高烧出现,把孩子烧成痴呆、傻子,就是活着,也是个残疾,看看仲景用石膏多么伟大,只有他提出石膏能消气分之热,所以吴鞠通借着白虎汤,他变化了很多处方,都没离开石膏。

温病是个季节性的,不到春天、夏天,都不能说成是温病,很多弟子会后讨论,他们认定了温病伤寒是一体之作,《温病条辨》是多余的一本书,好多弟子,都认识到温病伤寒是一体之作,吴鞠通的《温病条辨》是多此一举,误导了后人,好多弟子都认识到这个问题,《温病条辨》误导了后人,误到最后,好多学者,读伤寒就不读温病,读温病就不读伤寒。所以他们不懂得,温病来源于伤寒,他们吹捧《温病条辨》,就是治温病的,说张仲景没有写出来温病,简直是一派胡言。

从吴鞠通的《温病条辨》问世后,你知道误导了多少学子,本人看到弟子们讨论,他们肯定了热病,肯定了伤寒温病是一体之作,没有两个说法。看到弟子们的讨论后,肯定了我的学术观念是对的,我早就该把伤寒温病是一体之作写出来,本人不敢写,本人是没文凭的土郎中,写出来怕他们可笑,怕他们说三道四,所以迟迟没写。

弟子们讨论后,我信心百倍,我才敢说,伤寒温病是一体之作。弟子们个个都跟我学了好几年了,个个都是有基础的中医,他们能识别谁对谁错,他们能识别温病来源于伤寒,这么多弟子,都承认热病,只有伤寒,没有《温病条辨》这个说法。我看过你们的讨论后,大家肯定我的学术观念了,所以我才敢写这篇文章,我准备把弟子群里,每个弟子所说的话和论述,我要一一点评,弟子们,我开头写篇短短的文章,先发给大家看,我接着往下写,温病与伤寒,这是篇大的文章,要得几万字,才能把伤寒温病一体之作,这个问题说透。

有没有温病的学说,自从温病问世后,争论了很多年,有人说伤寒是伤寒,温病是温病,有人说,我是学《伤寒论》的,有人说,我是学温病学的,他们就认为伤寒温病,是两个学术观念,这个错误太严重了,他不读《伤寒论》六经辨证,他光知其二,不知其一,其一就是百病来源于伤寒,伤寒化热,这是个疾病的规律,谁也推不翻。

你懂得《伤寒论》,你就知道热病的由来,热病就是三阳热病论,你知道三阳热病,你就知道吴鞠通的温病是怎么写出来的,他套用借用仲景的三阳热病论。他改个说法,热病变成了温病,就为他的著作。这个误导后人,把伤寒温病分成两种,他们错上加错,只有伤寒后,人的内脏化热,才能形成热病,后人要不读《伤寒论》,永远不知道吴鞠通的《温病条辨》,是套用《伤寒论》的方,写出来《温病条辨》,吴鞠通是个高人,他有才,篡改《伤寒论》,写出来《温病条辨》,作为自己的论述,后人要不明白的话,真认为吴鞠通写出《温病条辨》是他个人所作,其实不然,他全部套用伤寒方,据为己有。

吴鞠通是个有才的人,想在历史上留名,成为温病的大家,他就不知道医学误导人,是要毁灭人类的。几百年过去了,有些学者真认为有温病这个说法,读者们,若不相信,你把三阳篇好好读读,九个方子用在临床上,你就知道《温病条辨》怎么来的了。吴鞠通搞个人崇拜,他就忘去医德医道,医是救人的,不能搞个人崇拜。张仲景这么伟大,他从来也没把自己学术,看做自己的伟大,他把学术思想,交给后人,把方症交给后人,理法方药不折不扣,一点没有保留。人间只有一个医圣,只有他写的东西,他说出来的话,句句是经典。方方都有效。只要按照他的六经辨证,寒热虚实辨清,那就见病知源,临床就能效如桴鼓。

只有六经通百病,百病不离六条经;再高的人,也写不出来《伤寒论》了,人间病,寒热错杂病,虚实夹杂病,热病湿热病,仲景全部论述了。表证伤寒,写出麻黄汤,中风写出桂枝汤,热病写出白虎汤,热病写出大承气,湿热病写出茵陈蒿汤,湿热的结果,湿热病阴耗尽,独阳无阴,纯热病,写出大黄硝石汤,热病就封笔绝顶了,热病谁也插不上笔了,温病讲的不就是热病吗?温病你能离开仲景那几个方子吗?

吴鞠通写出来《温病条辨》,是自己所创,看看他用的方,是不是他自己创造的,我们就更明白了。他用的都是三阳热病方,是他的心得吗?是他自悟的吗?明白人一看就知,糊涂人可能不赞成,也不是他糊涂,他没读过《伤寒论》,他就不知道热病的由来,他只读《温病条辨》,就认为《温病条辨》是吴鞠通所倡,其实不然,温病确是套用仲景的热病论,你要是识货的话,你把仲景的书看透,和《温病条辨》对比一下,你彻底就明白了。先伤寒,后化热,这是个发病的规律,你怎么能说成温病呢?这不就是误导后人,炫耀自己,个人崇拜吗?

吴鞠通这位老先生,《伤寒论》他也读透了,不然他写不出来《温病条辨》,他用那雕虫小技,遮住了不读《伤寒论》人的耳目,这些人读一辈子《温病条辨》,他也不知道温病的由来,是《伤寒论》的三阳热病方,读者们,我们再不能误导了,再误导的话,那就是人类的灾难,先有伤寒,后有热病,这是个整体的规律,你要把它分开说,你是千古的罪人,分开说,你要误导那没有基础的医生,他们永远误下去,永远搞不清楚,唤醒同道们,爱好者,得病就是先伤寒,后化热。医宗金鉴回首看,群英荟萃有吴谦,他们编的歌谣,证明了,伤寒温病是一体之作。

伤寒传经从阳化热从阴化寒原委

六经为病尽伤寒,气同病异岂期然;

推其形藏原非一,因从类化故多端;

明诸水火相胜义,化寒变热理何难;

漫言变化千般状,不外阴阳表里间。

从古到今,没看到哪个医家写出白虎汤,没看到哪个医家写出大承气汤,没看到哪个医家写出大柴胡汤,没看到哪个医家写出茵陈蒿汤,没看到哪个医家写出大黄硝石汤。后人治热病,离开这几个方,你无方可找,无药可用,你说《温病条辨》是吴鞠通的独创,你不感到你幼稚可笑吗,你要说吴鞠通独创了《温病条辨》,你自己误导了自己。那也不为过,你就没读过《伤寒论》,你不懂三阳热病,之所以你认为《温病条辨》是吴鞠通的独创。奉劝读《温病条辨》的,你自己误了,你不要再误你的学生了,再这样代代误下去,中国的医学就没有一个彻底的统一,还要误老百姓。《伤寒论》是国宝,六经辨证是活人书,要把它好好读下去,你读透了《伤寒论》六经辨证,三阳热病,你才知道你有错,你才知道《温病条辨》来源于伤寒,你能认识到伤寒温病是一体之作,你才不得误导你的学生。你不用仲景的三阳热病方,你怎么能治掉温病,你还说《温病条辨》是吴鞠通所创,那你是错上加错,吴鞠通大病热病的无奈,他写出来安宫牛黄丸,安宫牛黄丸,还不如仲景的白虎汤、大承气,安宫牛黄丸,不就是治内热惊风吗?用白虎汤大承气,那比安宫牛黄丸,效果更快更强,花钱还不多,又快又捷,你知道安宫牛黄丸,误导了多少内热病,安宫牛黄丸,那不就是白虎汤、大承气症吗?

本人多年前,就把伤寒与温病,在《伤寒论问缺》里写出来了,我写出来《桂枝汤临证指南》,写出来《六经辨证提高系列》6本,写出来《过经带病》2本,写出来锦囊1,2,3,4。两个月前我又写出《我要活》4本,把伤寒温病一体之作的全解,全部明明白白地写在了这些书里。本人又把《万法归宗——育儿经》、《万法归宗——养儿经》、《命悬胰腺》、《化险为夷》这些书稿子完成了,还没有上世,等到来年再说。

蔡长福

2019年1月19日

戊戌年乙丑月丙辰日乙未时


最热文章

您可能也喜欢的中医文章

湘ICP备17004542号-1
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