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甘草开始学习桂枝汤

华夏民族的先人在史前时期所创造出中药诊治疾病的远古文化的具体历程,目前还无法还原其历史的真实面貌。然而他们在反复试错中确定生药的治疗目标,到最后固化为口诀的过程,却可以在《伤寒论》与《金匮要略》中寻找到蛛丝马迹。后人的研究就像考古学家从一个陶瓷破罐上来推断千万年前的社会各种状态一样,全部借凭从这些文本的字里行间捕捉到先人的足迹。

就从甘草这一味最平常的药物开始今天的交流吧。

人类是“喜甘厌苦”的,而治病的药大都是苦口的东西,所以服药是一种无奈的需求,是人类求生本能战胜了“喜甘厌苦”的本能。

然而甘草却是一味甘甜的良药,所以它在所有的药物中获得了特殊的地位。

遥想上万年之前,先人在盲目寻找药物的过程中偶然发现了甘草,尝到了它的可口的味道,并且发现它能治疗很多疾病,于是就一传百、百传千地传播了开来。我估计甘草应该是原始社会中最早得以广泛使用的中药之一,这也许就是“国老”“国老草”作为它别名的由来吧。记得我在小学读书的时候,还和同学们经常到中药铺里买甘草吃,由此也可见甘草在社会中的普及程度。

当时还不知道甘草不能够乱吃,吃多了会引起水钠潴留,出现水肿与血压升高。

先人在使用甘草时,渐渐地掌握了它的治疗目标。《伤寒论》中单味甘草独立成方的“甘草汤”,明确地指出它能主治“咽痛”。

吉益东洞从《伤寒论》的研究中得知,甘草的药证是“主治急迫”,也就是具有“缓急”的作用。“缓急”作用表现在哪里呢?吉益东洞紧接着做了具体的讲解:“故治里急、急痛、挛急,而旁治厥冷、烦躁、冲逆等诸般迫急之毒也。”

我们结合临床实践来解读一下,就是说“甘草”可以治疗所有的急性病,因为它能缓解人体抗病中的激烈反应。说得具体一点儿,就是它能治疗各种急性疼痛、心脏的剧烈跳动、神智的极度兴奋、肌肉的过度痉挛、癔病和癫痫的发作,以及由以上诸多原因造成的昏厥与肢冷等病症。

当然吉益东洞说的治疗目标不是指由甘草单独完成的,而是在由它所组成的方证中所表现出来的。譬如芍药甘草汤证中的“脚挛急疼痛”;桂枝甘草汤证中的“其人叉手自冒心,心下悸,欲得按者”;甘麦大枣汤证的“妇人脏躁,喜悲伤欲哭,象如神灵所作,数欠伸”;炙甘草汤证的“脉结代,心动悸”等。

然而历代本草对甘草功效的记载就有点儿不一样,认为它能解毒,能调和诸药,显得比较抽象与笼统。

总之,甘草在《伤寒论》从药到方的过程中的作用是不可低估的。

用甘草配合成汤方,它在不改变治疗目标的基础上使人容易下咽,同时又能缓和主药的烈性,使服药更为安全。所以正像远田裕正所说的那样,甘草的使用“可以说是汤方形成过程的第一原则”。

本文源自《娄绍昆讲经方》。


最热文章

您可能也喜欢的中医文章

湘ICP备17004542号-1
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