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灿若针刺咽四穴治喉喑

 以声音嘶哑为主要特征的喉部疾病中医称之“喉喑”,临床声带麻痹、声带小结、急慢性咽喉炎等出现声音嘶哑症状可归属于此类。其起病急者有“暴喑”之称,迁延不愈者称“久喑”等。历代医家对喉喑的认识不一,如《灵枢·忧恚无言》曰:“人卒然无音者,寒气客于厌,则厌不能发,发不能至,至其开阖不致,故无喑”;张景岳在《景岳全书·卷二十八》中对该类病症的病因病机、证候特点及辨证论治做了全面的论述,确立了“金实不鸣、金破不鸣”的理论基础。在古代针灸著作中记录了许多关于喉喑一类病症的治疗,如《灵枢·忧恚无言》:“人卒然无音者,寒气客于厌......会厌之脉,上络任脉,取之天突,其厌乃发也。”《灵枢·寒热》曰:“暴喑,取扶突与舌本出血。”

  江苏省名中医、第二至四批全国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工作指导老师、著名针灸临床家盛灿若教授从医近70年,精于针刺,长于针药结合,创“咽四穴”“面三针”“鼻通穴”等治疗以声音嘶哑为主诉的咽喉疾病患者,屡起沉疴。其中,咽四穴是盛灿若在多年临证经验的基础上,依据中医学理论和现代解剖学知识独创的经验穴。

  咽四穴位于喉结旁,即前正中线旁开约二寸,以喉结高点水平,沿甲状软骨边缘向上、向下各五分,左右共四个治疗点。咽四穴的进针方向是沿甲状软骨边缘呈外八字形,向内直刺约1寸(忌针尖向外斜刺),以进针后局部出现一种如鱼刺梗在咽喉部的感觉为佳,一般留针20~30分钟,其间行针1次,不宜捻转次数太过,在手法上忌大幅度捻转提插,以免遗留痛感。留针期间患者切忌讲话,若进针后患者出现面红、呛咳等症状时,可能为进针过深所致,应立即将针轻轻退出2~3分。

  笔者曾请教为何不选取咽喉局部经穴,盛灿若言:“咽喉局部穴位如扶突、水突、人迎、天突等治疗此类疾病也疗效确切,但是针刺技术要求极高,风险较大,而咽四穴临近咽喉,位于足阳明胃经附近,针刺其可起到疏通局部气血和除痰祛瘀之效,并且局部解剖相对安全,容易掌握和操作。”以下为盛灿若运用咽四穴治疗喉喑验案。

  吴某,女,32岁,2020年11月17日初诊。主诉:声音嘶哑1月余。该患者是音乐教师,诉本学期教学繁重,加之1月前又稍感风寒继而出现声音嘶哑,曾耳鼻喉科就诊,查喉镜提示声带小结节(声带中断见隆起)。刻下症见:语音低沉,发音费力,不能持久,劳则加重,倦怠乏力,面色萎黄,舌体稍胖苔白,脉细。

  取穴:咽四穴、廉泉、合谷、足三里。每周4次,每次留针30分钟,经针刺4次后,病情明显好转,已能响亮发声,继治10余次而痊愈。

  患者素体虚弱,用嗓过度,加之稍感风寒,肺气壅遏,气机不利而发病,盛灿若针刺咽四穴、廉泉直达病所,条畅局部气血,足三里补益脾胃,合谷宣散肺气,且针灸治疗要则“面口合谷收”,诸穴合用而收效。

  盛灿若在辨治喉喑一类病症中,还注重衷中参西,告诫我们要警惕如肿瘤压迫神经等引起的声音嘶哑。在治疗上除针刺咽四穴外,还根据患者具体情况配伍其他穴位。急喉喑者,风寒甚者配曲池、合谷以祛风散寒;风热甚者配以合谷、大椎以清热;慢喉喑者,肺脾气虚者常配太渊、足三里等补益脾肺;肺肾阴虚者配列缺、照海以滋养肺肾。除针灸治疗外,盛灿若常针药结合,辨证施以汤药,并嘱咐患者要做好喉咙保护,远离粉尘及有害气体等。(肖福君 江苏省太仓市金浪卫生院)


最热文章

您可能也喜欢的中医文章

湘ICP备17004542号-1
统计代码